卜春花 散文——《我和草原有个约定》-金沙www4787.com_澳门金沙电子游戏官网_金沙国际官网-官方网站
金沙www4787.com

文苑撷英

卜春花 散文——《我和草原有个约定》

作者:卜春花     时间: 2018-12-20     点击:8535次    分享到:

“总想看看你的笑脸,总想听听你的声音。总想住进你的毡房,总想举举你的酒樽……”这首耳熟能详的歌从2004年一经发行就风靡大街小巷,老老小小都能来上一段,爱唱歌的我也把它作为了自已卡拉OK的保留曲目,然而每次唱完都会有难以言表的感情久久无法释怀,却不知道为什么,终于有一天在母亲面前的哼唱中找到了答案。

当时我反复哼唱这首歌,让母亲生了厌烦,她说:“你天天唱这个,烦不烦啊,我听都听烦了”。我说:“不烦呀,一唱就带劲儿呢!”“这有什么带劲儿的,去草原看看才带劲儿呢,去看看你小时候呆过的牧场,去喝喝你当时放不下碗的奶茶,去会会你小时的玩伴,可比你天天哼这个美多了,而且回来就不唱这个了。”妈妈随口给了我一段文化词儿。我正准备张嘴调侃妈妈,却被脑海里的一幅儿时场景堵了回去,我仿佛看到了漫山的野花,追逐羊群的孩子,还有远远的毡包。

“妈,我和你回姥姥家是啥时候的事了?”

“你也就十来岁吧,这一算你快三十年都没回去过了!”

“那时我还是个小丫头,现在孩子都不是小丫头了。可不就是快三十年了。”

“想不想回去看看?”母亲带点怂恿地问,“想”我脱口而出。紧接着就开始计划什么时候走最合适,算来算去只能等两年后我的孩子中考完了才有可能,初步定在孩子中考后的暑期回姥姥家看看。再唱这首歌时就有了不一样的感觉,那种无以言表的情怀竟然变成了满怀喜悦的期待。

倒计时的中考让两年很快过去。回姥姥家看看的计划提上日程,经过两个月的准备终于在孩子开学前坐上了飞往赤峰的班机。在飞机冲上云端的那一刻,心里不由发出慨叹:草原,我来了!

在飞机上妈妈忍不住讲起了我和她上次回老家的情景,三天两夜的火车,在北京的倒车签字,她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和两个孩子,在拥挤与混乱中穿行。而我只记得我妈把我和我弟从窗户送上火车她却因为行李太多挤不上车时我的哭嚎,在硬坐坐位底下长时间蜷缩的疲惫和看不到相对座位底下的弟弟时的焦灼。

早上的肉丸糊辣汤刚消化完就到了目的地,随着接机的表姐一家进了赤峰老字号宴宾楼。吃饭的空儿才知道现在的草原已离得很远,至少要开四个小时的车才能看到。牧民现在集中居住在砖瓦房里,毡包作为旅游项目,更多的是观赏与体验。奶茶也早已不再现烧现煮,速溶一冲即可。

第二天一早,我们跟旅游团向草原进发。尽管湛蓝的天空缀满多姿的白云,但村镇街道全没了记忆中的模样。沿路的变化,让我心里直打鼓,还能看到那绿绿的草原吗?还有那成群的牛羊与白云融为一体吗?听着蒙古族导游流利的汉语介绍,我对草原的印象越来越模糊,回家的感觉也越来越淡,妈妈也对这熟悉的陌生不适应,努力在记忆中找寻过去的影子。

随着不断深入人烟渐稀,广阔的大地上青草与黄土为主题,公路两边无限长的铁丝围栏诉说着封育禁牧的成果与努力。除去公路再无任何建筑时,儿时的记忆才慢慢找回。那时的草原就是这样的青涩,那时的白云就是这样随意,那时的飞鸟就是这样孤独,那时的阳光就是这样热烈!我觉得找到了往日的草原,可导游说这仅是边缘,草原在真正的腹地。

终于到了,我看到了你,梦中的草原!你比我想像的还要美丽。尽管你已褪去了繁花的绚丽,可你不同层次的绿让我目不暇接。

白云在草原上投下的影是那么的调皮,让我怀疑那草原是波光流转的海洋,那延绵的丘陵是起伏的海浪。面对你,我满心欢喜却自卑到尘埃,我期望与你相见,在梦里无数次相像你的容颜,但我还是被你惊艳!曾经的青涩少年成了俊朗汉子,宽广厚实的胸怀再也看不到单薄的痕迹。爽利的风抚着我的脸,仿佛热切缠绵的目光,让我的心荡漾不已。每一寸被风吹到肌肤,都感受着他无声的宠溺与纵容。我醉在满含草香的纯净空气里,倒在软绵厚实的草地上,摊开身体满怀期待接受草原风的洗礼……

马是草原的交通工具,也是牧民朝夕相处的伙伴,更是我心中驰骋的梦,坐上马的那一刻,我变成了草原的精灵,草原找不到我的脚印,却感受着我的存在,追随着我的身影。随着马儿的前行,不紧不慢的马蹄声带我进入草原深处,当它停下来时我融在草原的天地中,抓不到风,却能感受到它在我身边均匀沉稳地呼吸;看不清光,却被它暧暧地包裹,我是那么小,如同一株不知名的草,淹没在无尽的草场里。周围的一切是那样宁静,连云朵也不再流动变化,仿佛凝固了时间,定格了画面。这时间只属于你和我!这世界只有你和我!不需要语言,我们就心意相通。我被草原施了魔法,心和身都被牢牢地定在这无限的空间动弹不得,眼看着所有的烦恼被他清空,心中的积郁被他扫除,隐藏的不满被他拿走,任由他卸下我所有,身被掏空样的轻,心无一物样的静,无喜无悲无嗔无怨地与草原融为一体……

真的不想走,我还没有看够这里的美景,我还没感受他朝夕的变化,我还没倾听四季的风语,我怎舍得离去?但我不属于这里,我不是他真正的子民,我没有资格在这里永远地呆下去,带着不甘与遗憾,我踏上回程。

本以为还会走来时的路,从深入走向边缘,从静寂走向繁华,让我有个适应的过程,但回去的路不是走来时的那条,我还没想好怎么和草原告别就即将离开,让心情黯然的我沮丧到了极点!我还没有告诉他我在他这里是多么的安宁,现在心里全是他;我还没有说我会一直想着他,一定会回来看他。正在后悔没和草原说上最后一句话时,导游带我们来到了可以和草原对话的地方——百草敖包,我一扫羞涩与矜持,随着人流围着敖包转圈,我要把想说的话全在这里说一遍,我要许下再来看看的心愿,我变的大胆,并在刹那间冒出了一个惊到自已的人生目标,我不知道是不是草原给了我勇气,但真的是我一直都没敢想的目标,在出口默念这个目标时还是迟疑的、模糊的、不自信的,但随着我一遍遍的默念,我的目标越来越清晰、我的信心越来越坚定,我的力量越来越强大,我不再难过不再畏缩,从敖包出来心情就明亮愉悦起来!

我的草原之行很圆满,但我和草原有个约定……


(建设集团  卜春花)

上一篇:亚 东 散文——《饸饹记》 下一篇:刘 刚 散文——《卡喇昆仑山情缘》